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汉阙 > 第110章 挟泰山以超北海

              汉阙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              计式水,便是后世的塔里木河,这时西域最大的河流,其流域遍布南北道,河道比后世更加宽阔,植被郁郁葱葱。这里是龟兹国的南界,越过河水往南,就是浩瀚的塔克拉玛干,沙漠之海。
              三月中,冰雪已经完全消融,成群的野鹅排成箭头式从南方飞回,却有一只忽然哀鸣一声,径直往下方坠落,重重砸在河滩上。
              在河岸上,刘瑶光依然保持着开弓的姿势,见自己射中了猎物,不由打了个呼哨。
              沙漠边缘的动物,比一般人想象中的多,因为它们都集中到有水的地方,反而更容易猎获。不一会,刘瑶光边拎上了三四只野鹅大雁,加上乌孙骑手们打到的兔子黄羊,这便是使团今日的食物。
              在回驻营地的时候,她们还遇上了附近的一户龟兹渔民。
              一家老小都在河边讨生活,父母衣衫褴褛,支着蝙蝠翅膀式的渔网,沉到水中以后,将网并在一起拉起来,捉着的鱼便都在里面了。接着往地上一抖,银鱼乱跳,七八岁大,光着身子的儿女俯身拾鱼塞进芦苇编的小篓中。
              当见到忽然出现的乌孙人,这些龟兹渔民愣了半响,此处距离龟兹城已有两三百里,这些人与龟兹唯一的联系,便是每年有城邑领主来索取干鱼和野鸭羽。
              他们甚至,连当今是哪位龟兹王在位都不知道,更不晓得龟兹已悍然对大汉开战。
              “公主,让吾等杀光他们,以免泄露行踪!”
              乌孙人习性与匈奴颇似,他们对朋友忠诚,对敌人却残忍,乌布抽出刀就要上前,将这一家老小屠个干净,留在芦苇荡里喂老虎,刘瑶光却止住了他。
              “龟兹王和出兵袭轮台的城主是都该死,她们又有什么罪?吾等入夜前就到数十里外了,这家人此生都不会走那么远,将鱼拿走,人不必杀。”
              她的金子全扔完了,本想留下一把短匕作为交换,但看着短匕是乌孙式样,若有追兵来此搜到,这一家怕是要遭殃,便皱了皱眉,收了起来。
              “算了,汝等就当我,是个蛮不讲理的女盗匪罢!”
              她们带着猎物,骑马逆着河流往上游走,这条大河,就是任弘给使团找的新路。
              那一日,在轮台城附近,任弘便与瑶光说清楚了:
              “瑶光公主,情势有变,东去渠犁,走北河到楼兰的路,已经不通了,匈奴派了骑在沿途横断拦截,去了只是自投罗网。但吾等还有一条路,可以走!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记得,当时任弘的手在沙地上,画着她从未一览过全貌的西域地图:“我来之前细细研究过路线,从轮台往西南行,沿着溪流,就能抵达计式水。”
              “计式水有条支流,名为扜弥河(克里雅河),它来自昆仑冰川,从南往北,横穿沙漠,一直注入龟兹以南的计式水。“
              “沿着扜弥河,便是一条能从西域北道抵达南道的捷径,名为扜弥龟兹道。”
              这不是什么无人知晓的小路,而是能走大军的坦途,龟兹通过此路,将影响力渗透到西域南道。当年李广利伐大宛还过扜弥,即经过此路,将在龟兹国作人质的扜弥太子赖丹带到长安。
              傅介子当年去大宛,去程时也带着使团走过一次,卢九舌对这条路尤有记忆。
              “虽然路途遥远,足有千余里,要十五日方能抵达扜弥,但西域南道诸邦多已归附大汉,比起冒险从渠犁去楼兰更安全。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颔首:“我说过,过了龟兹,是停是留,一切听任君的,任君说走此道安全,那便走此道!”
              她轻轻摸着手臂上的小疤,提醒自己别忘了教训:“其实在入龟兹前,便该从善如流的。”
             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,但使节团人疲马乏,食物即将耗尽,马匹也少了许多,可走不了那么远的路,于是任弘提议,得先去计式水沿岸,袭击几个龟兹人的村落,夺取马匹、骆驼和粮食!
              当刘瑶光她们回到营地时,带着汉使吏卒取袭击龟兹村落的任弘也刚刚回来,又抢到了三头骆驼和两匹马。
              这已是他们沿着塔里木河抢劫的第五个村落了,瑶光瞥了一眼吏士们的刀剑,竟都未沾血,也不知任弘是怎么做到兵不血刃的。
              双方一汇合后,食物已足,而驼马数量也基本能让每个人都有代步工具,事不宜迟,便要启程出发,赶往西方不远处的扜弥河口。
              乌孙人纷纷去准备,但任弘独独叫住了刘瑶光:
              “瑶光公主,我有话要对你说!”
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任弘本来想钻芦苇丛密谈,但想到在罗布泊附近遇到的新疆虎,便收住了脚,与瑶光在一株胡杨木下说话。
              “瑶光公主,你先前说过,欠汉使团一个人情?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一愣,旋即笑道:“任君还怕我食言不成?母亲教过我,一言而非,驷马不能追,一言而急,驷马不能及。瑶光虽非男儿身,但也说到做到!只要任君有命,只要是瑶光力所能及,定当水火不辞!”
              任弘稍稍松了口气,他的计划里,瑶光是至关重要的一环:“那现在,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可解轮台、铁门之困,但需要公主帮忙,公主能否助我一臂之力?”
              在任弘将他的计划说完后,刘瑶光有些发怔,上下打量任弘,良久后笑道:“任君啊任君,我看错你了。”
              “此话怎讲?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拊掌笑道:“本以为任君是个做事稳重之人,可现在看,你却也是个疯子。”
              “疯子?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看着他:“如此危局,旁人躲还来不及,反正只要完成了主要使命,谁还能怪罪到你头上?但任君,却要主动揽过这天大的责任啊!挟泰山以超北海,何其难也,任君考虑过一旦失败的后果么?”
              “后果?”任弘摇摇头:“没什么后果,若是事败,不过去玉门迟了些,我一个受点罚,怎么也罪不至死。”
              他捏着拳头,不同于往常,这一刻,任弘心里没有动摇:“可若是能成,轮台铁门的上千袍泽,便能活下来!而大汉在西域的经营,也不必中道而止!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肃然起敬:“既如此,那瑶光愿助任君,带你去乌孙夏都,但有两件事,还请任君先说清楚。”
              “其一,我走回头路无妨,一介公主而已,被国中显贵数落便数落罢。但吾弟却不行,他是王子,若是使命未达回了头,将会让整个乌孙都嘲笑他是怯懦胆小之人,影响到成年后继承部族。”
              “公主不必担忧。”
              任弘道:“队伍会一分为二,南下北上,齐头并进。我会让最得力的部下护送万年王子去鄯善,公主也大可将多数骑从派去,毕竟你我要去做的事,人少反而更快。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颔首:“其二,这件事,对乌孙有何利好,要知道,对面可不止龟兹,还有匈奴!”
              她解释道:“我不是要与任君讨价还价,只是不知,你是否有把握说服昆弥?乌孙国内的情形错综复杂,亲匈奴者亦有不少,可不是我与母亲一句话便能成的。”
              任弘早就想好了:“这件事,对乌孙有以下六点点好处,其一……”
              “任君心中有底就好,不必与我细说。”
              刘瑶光却止住了任弘的话:“瑶光开弓使剑是能手,也能指挥骑从包抄围猎,但那些大势、国运之类的事,我不够聪慧,听不明白,等到了乌孙后,任君自与昆弥去说罢,瑶光或许……”
              她笑盈盈地说道:“能为你做转译。”
              二人谈妥后,任弘转身要走时,刘瑶光却又喊住了他。
              “任君!”
              “我之做这件事,不独是为乌孙的利好,也不只是为了补上我给使团造成的麻烦,为还你一个人情。”
              任弘回头时,发现刘瑶光双瞳里,同样带着疯狂与兴奋:
              “也因为,瑶光喜欢任君这计策。”
              “既然龟兹国胆敢招惹乌孙狼,那就让其,葬身狼腹罢!”
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“任君你说什么?你不和吾等一起南下,而是要北上去……乌孙?”
              当任弘搞定瑶光这计划最关键的一环后,方才将自己大胆的计划公布给属下们。
              韩敢当等人原本以为,任弘已决定专注于保护乌孙使团去玉门,而放弃被匈奴困住的袍泽们了,颇有些泄气和不甘。
              司马舒更气呼呼地说要回渠犁去,被任弘硬拽着到了这,此刻都大为吃惊,一时间难以消化。
              任弘笑道:“还没听明白么?汝等只管护好乌孙王子周全,绕个远路,抵达鄯善即可,至于轮台、渠犁、铁门之困,就交给我去解决!”
              “任君究竟打算做什么?”众人里,赵汉儿反倒是最镇定的,拱手询问。
              “要做什么?来,来,让我告诉汝等。”
              随着任弘的招呼,所有吏士们都围拢了过来,定定地看着被众人众星捧月的年轻的谒者,今日他身上,似有一种别样的光彩。
              “其实很简单。”
              任弘谈笑依旧,这件在瑶光看来,如同挟泰山以超北海的事,在他话语里,犹如为长者折枝般轻松。
              “我打算……”
              “一人灭一国!”
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PS:第三章在晚上,求月票,推荐票。..

              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汉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

             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地图
              325棋牌游戏下载-325棋牌游戏下载官方网 棋牌游戏赚钱_棋牌游戏赚钱提现 沧州棋牌_沧州棋牌下载注册 上游棋牌大厅_上游棋牌大厅官网_上游棋牌大厅手机app 豪门棋牌_豪门棋牌下载 乐淘棋牌app下载 上游棋牌app下载_上游棋牌app手机版下载 悠扬棋牌百度贴吧_悠扬棋牌百度贴吧app下载 909棋牌下载-909棋牌app最新版 口袋德州扑克,德州口袋扑克,德州口袋扑克官网 德牛棋牌_德牛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神州棋牌_神州棋牌官网_神州棋牌手机app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 吉祥棋牌下载_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 火萤棋牌_火萤棋牌app下载_ 送18元体验金_送18元体验金
              3015| 7508| 5593| 5593| 4986| 5593| 0571| 3015| 7508| 8358|
             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7k35t" ><sup id="xj6ta" ><ruby id="brlok" ></ruby></sup></noframes><cite id="fu04g" ><wbr id="ylnno" ></wbr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
              2. 北斗棋牌_北斗棋牌官方有效下载